仁安羌大捷,仁安羌大捷简介

图片 4

图片 1

当113团抵达皎勃东时,英缅军军长斯利姆来到团部,给了团长刘放吾一纸作战命令:“致113团团长刘上校:请贵团开至平墙地区。在该处,你将与安提斯准将会合,他将以所有坦克配合你。你的任务是攻击并消灭平墙以北二公里处敌军。”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侵入缅甸。应盟军的邀请,国民政府派远征军入缅作战。1942年3月,一支名不见经传的部队,新38师113团在团长刘放吾的率领下,在缅甸仁安羌击溃了正在包围英军的日军精锐部队,解救出7000余人的被围盟军,取得了中国远征军在境外的首次胜利。

孙立人将军

图片 2
威廉•斯利姆,英缅军军长。后指挥英军在英帕尔战役大获全胜,官至英国陆军元帅。

113团隶属张轸的第66军38师,属于非蒋介石嫡系,而三十八师又非张轸的嫡系,所以有人称113团为“杂牌中的杂牌”。对于113团取胜的原因,刘放吾曾谦虚地认为:由于战前113团官兵严格训练枪法,再加上英军炮火命中率高,日军过于骄横轻敌——这些原因综合促成了仁安羌大捷。

同古失守后,曼德勒的存亡直接关系到整个缅甸战局的胜负。在盟军指挥官部署曼德勒会战的同时,蒋介石决定让新38师师长孙立人担负守卫曼德勒的重任。

刘放吾团长没有马上执行英国人的命令,他向孙立人报告了情况,孙立人又向罗卓英请示。远征军司令长官部的决定是:113团由副师长齐学启率领前去解救英军,新三十八师的主要任务还是卫戍曼德勒。孙立人不愿意分散兵力坐守空城,他让副师长齐学启留守,自己亲赴前线指挥作战。

赶赴前线

孙立人,安徽巢湖人,毕业于清华大学,同年赴美,后入弗吉尼亚军校学习。在淞沪会战和武汉保卫战中,孙立人都立下了赫赫战功,但由于一直不是蒋介石的嫡系,并未引人注目,新38师也是由宋子文的税警总团改编而来。

4月16日午夜,日军第三十三师团从溃退的英军右侧超越,抢先抵达了仁安羌以东五公里处。此时,英印军第十七师等部队逃到了皎勃东,但英缅军第一师和第七装甲旅尚未北撤仁安羌。

1941年底日本偷袭珍珠港,挑起了太平洋战争并迅速攻占东南亚,1942年3月上旬进占当时的英属殖民地缅甸首都仰光。

据士兵回忆,孙立人不苟言笑,非常严肃,和另一个吊儿郎当的远征军将领廖耀湘形成鲜明的对比。

日军第214联队随即向仁安羌东北急速推进,彻底截断了英军的退路。被围的英缅军第一师和第七装甲旅,不但兵力达7千人,且装备精良。第七装甲旅拥有2个坦克团100余辆坦克的强劲实力,可他们除了向中国远征军求援外,竟然别无他法。

日军在占领仰光后,分兵三路北犯。仁安羌位于缅甸曼德勒西南250公里,南临因河,西临伊洛瓦底江,北靠平墙河,东接山脉,是缅甸的大油田,当时年产量达100万吨,从而成为日军夺取的重要战略目标。

新38师进驻曼德勒后,日军分兵三路北犯,盟军亦分三路迎敌。中国远征军第5及第6军分别在正面及左翼作战,英军则以右翼伊洛瓦底江沿线为主要守备区。4月14日,右翼英缅军1师放弃马格威北撤改守仁安羌,日军以两联队并配备特种兵约7000人,迅速迂回占领仁安羌油山区附近,断绝英军后路,将英缅军1师包围,同时被围的还有美国传教士和新闻工作者。

图片 3
日军在仁安羌用燃烧瓶攻击英军坦克

当时,英军人数虽多,但士气全无。为了尽早撤退,他们于15日开始炸毁油田。日军33师团长樱井闻讯后即命属下两个联队火速赶到仁安羌,企图断绝英军退路,继而实施包围,全歼英军守卫部队。

马格威弃守,影响到第5军防线,司令长官罗卓英为掩护第5军侧背,并应缅甸战区总司令亚历山大的请求,于14日下午,命孙立人以一团兵力支援英军。孙立人派出了113团。

图片 4
在缅甸丛林中被轻易丢弃的斯图亚特轻型坦克。面对日军的凶猛进攻,第七装甲旅作为英军精锐部队也同样束手无策

此时,正值国民政府应盟国的请求,向缅甸派遣远征军。14日下午5时,远征军新38师师长孙立人命令113团支援英军。113团在团长刘放吾率领下,在16日午后4时火速向仁安羌进发。

救兵如救火,113团在团长刘放吾带领下连夜奔赶,在17日的黄昏时分,到达拼墙河北岸,在距河5英里的地方,进入准备攻击的位置,当晚就展开了猛烈的战斗。18日拂晓起,战斗更烈,孙立人亲自从曼德勒赶往前线指挥,正午12时,拼墙河北岸敌军肃清,英方催请中国军队立刻渡河攻击,但当时113团兵力太少,而且南岸地形暴露,敌军又是居高临下,我军站在仰攻的地位,如果攻势稍一顿挫,敌人可能立即窥破我军实力,这样一来,不但不能达成解救英军的任务,还可能把113团陷入危险境地。

113团领命后立即由副团长曾琪和英军的坦克队长一起在前侦察开路,团主力则向平墙河前进。18日凌晨,113团3个营在英军12辆坦克、3门火炮的支援下,向日军阵地发动了猛烈攻击。激战到下午,日军被迫放弃阵地,涉水退至平墙河以南。

113团虽然是由税警团改编而成的部队,不属于“中央军”。但在团长刘放吾的带领下,有着过硬的本领——他们平时注意训练,每人每天至少跑5000米;全团官兵实弹射击的成绩由团长亲自抓,因此命中率达到七成以上。士兵多是邻里乡亲,是团长刘放吾从家乡招募而来的,他们彼此扶持照顾,非常有凝聚力。

因此,孙立人决定暂停进击,命113团在黄昏以前用尽各种方法把当前的敌情和地形侦察清楚,再利用夜间去周密部署,准备在第二天拂晓进行攻击。

113团与日军激战时,包围圈里的英军趁势突围,但苦战一天毫无进展。英国人消极作战的理由很奇特,不是缺乏弹药,也不是伤亡过大,而是没有水喝了。

刘放吾率全团官兵到达仁安羌后,立即挺进到平墙河河岸,并派副团长曾琪赴河岸附近侦察敌情。这时,侦察兵发现有小股日军在113团附近活动,刘放吾当即命令3营发起攻击,一举消灭了这部分日军。在观察敌情后,刘放吾立即向孙立人建议,应该首先夺取跨越平墙河上的大桥,消灭北岸的日军守军,然后再夺取仁安羌。他的计划得到了孙立人的批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