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皇妃文绣为何没当上皇后,末代皇帝溥仪的婚变

当年溥仪选妃时送选不少照片,溥仪在文绣的照片上画了一个圈,便决定了这个当时只有15岁的女孩一生的命运。

溥仪与文绣的婚姻是走到了什么地步才需要结束,这当中的原因想必当事人比较清楚。他们的婚姻是谁先提出要结束的?是溥仪还是文绣?这些都是我们今天要解答的问题。文绣离婚之后的命运又如何?据小编了解到,文绣与溥仪离婚后,隐姓埋名一段时间,后与李宗仁的一位叫刘振东的副官结婚。

图片 1

史料记载,当年溥仪选皇后的时候,下面推荐上来两张照片,就是文绣和婉容,要溥仪从中选出一个皇后和一个皇妃。当时只有16岁的溥仪指定文绣为皇后,但无奈婉容出身贵族家庭,找人说动了隆裕太后,把婉容定为了皇后,自此婉容就对文绣记恨在心。

可是,红颜命薄,文绣并没过多少舒心日子,仅仅活到40岁便告别了人世。李淑贤在世时,我每次到京,总要去看望她。我写过一些有关李淑贤和溥仪婚后生活的稿件。李淑贤说,她喜欢看。关系处得熟了,她向我讲述了溥仪和淑妃文绣离婚的事。溥仪曾对李淑贤说:我这个中国最后一个皇帝,共干过两件轰动世界的事:一是给日本人当傀儡,成了日本人的走狗;二是答应淑妃文绣的离婚要求。妃子提出离婚是中国历史上没有过的,因为老祖宗没这个规矩,也不容许。可是,我还是答应她了,在她请求离婚的信上签了字。成为中国历史上皇帝离婚第一案!

1924年11月5日,冯玉祥发动了“首都革命”,将溥仪等人赶出了紫禁城,并于此年3月5日迁居天津。此时的文绣已有反抗之意,但却囿于皇族势力无法动弹而已,就这样又过了几年。而此时的溥仪也更加宠爱皇后婉容。

这张照片是呈给溥仪从中选出一个皇后和一个皇妃的照片。

那是1931年8月下旬的一天,太监匆匆进来,面有难色地从袖筒中取出一封信,呈交于我。我打开一看,大吃一惊,良久未说话。原来,是淑妃开诚布公地向我提出离婚。第二天,我从宫中出来,太监递给我一张《国强报》。打开一看,只见上面报道说:淑妃文绣不堪皇帝虐待、太监威逼,自杀未遂,设计逃出。聘请律师离婚。这是数千年来皇宫中破天荒的一次妃子革命。此事公开后,社会一片哗然。如今回想起来,我对文绣心中也是有亏的。她从14岁入宫以来,我未能与她过一次夫妻生活,加上婉容对她的虐待和谩骂,我又视而不见,不加制止,文绣不知哭过多少次,流过多少泪。

据《文史精华》记载,1930年,中华民国政府颁布了《中华民国民法》,该法第四编《亲属》中做出了“允许自愿离婚”的明确规定。这一规定的出台使文绣如获至宝,在现代法律精神的鼓舞下和妹妹文珊带来的新思想的感召下,于1931年8月25日下午,在妹妹文珊的陪同和掩护下、以外出散心为由,毅然决然离开了住所——位于天津和平区鞍山道70号的静园,住进了天津国民饭店37号房间。

中国末代皇帝溥仪的淑妃鄂尔德特文绣,系满族鄂尔德特氏端恭的女儿。1922年11月10日入宫时不满14岁。这位天真烂漫的少女,对未来生活充满向往。

我本来想与她和好,向她赔不是。可是,已经晚了。她已请好律师,接受了采访,家丑已经外扬!不久,我从律师手中看到她写的又一封信,内中写道:事帝九年,未蒙一幸,孤衾独抱,悲泪暗流,备受虐待,不堪忍受。今兹要求分居。溥应于每月若干日前往一次,实行同居否则,离婚她的要求条件是我无法答应的。我将此事交给一些大臣商议,都无良策。

文绣出走静园的举动揭开了离婚案的序幕。当时,文绣将一封关于离婚的信交给了聘请的律师张绍曾、张士骏和李洪岳,信中其实还对溥仪有些许幻想:“事帝九年,未蒙一幸;孤枕独抱,愁泪暗流,备受虐待,不堪忍受。今兹要求别居。溥应于每月定若干日前往一次,实行同居。否则唯有相见于法庭。

后妃不和

婉容得知此事后,火上浇油,极力主张尽快答应与文绣离婚。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又目睹当时国家形势的危局,心中想,反正我这个皇帝做得窝囊,就违心地允诺了文绣的离婚要求。文绣与溥仪离婚后,隐姓埋名一段时间,后与李宗仁的一位叫刘振东的副官结婚。可是,红颜命薄,文绣并没过多少舒心日子,仅仅活到40岁便告别了人世。众所周知,溥仪的第一个妃子叫文绣。她是满族镶黄旗人,属鄂尔德特氏族,是与皇后婉容同一天在北京的故宫里与溥仪结婚的。当时,她被册封为淑妃。

文绣提出离婚的事掀起了轰动全国的“妃子革命”,当时,有报纸这样描写:“皇妃因不堪帝后的虐待,太监的威逼,自杀未遂,设计逃出,聘请律师离婚。这是数千年来皇帝老爷宫中破天荒的一次妃子革命。”

文绣初进宫时,溥仪对她十分眷恋,经常到她住的重华宫去聊天,像对一个妹妹一样关心她。文绣思进求知心切,溥仪给她请了专职的汉文和英文教员。

而在皇族看来,却是奇耻大辱。溥仪急忙召来群臣商量对策,甚至派人会见文绣的律师。但律师却转达了文绣的决心,溥仪无计可施,只得不再坚持“不许离异”一条,但提出为溥仪的身份起见,不许起诉,不许登报申明。

溥仪、婉容和文绣

淑妃离婚后的悲惨境遇

文绣的得宠,燃起了皇后婉容的无名妒火。皇后与皇妃的互相嫉妒,这在历代宫中极其普遍。婉容、文绣的明争暗斗,实属情理中事。但后来渐渐地发展到由溥仪亲自断起官司来,这又很少见了。

9月16日,《北平晨报》登出这样一则新闻:《溥仪家庭风波可望和平了结》。文章说,当天午后2时,双方律师约见,“淑妃大势已趋脱离一层”,“承谕:事已至此,只可照脱离协商条件。”

天真活泼的文绣

据史料载,文绣与溥仪最后经过双方律师两个月的磋商,终于签订了和解议案:一、自立约起,双方完全脱离关系;二、溥仪付给文绣5.5万元终身生活费;三、允许文绣带走常用衣物和用品;四、文绣返回母亲家居住永不再嫁;五、双方互不损害名誉;六、文绣撤回要求法院调解的诉状,今后不得再提出诉讼。

一次,文绣外出归来,在院子里吐了一口唾沫。凑巧,婉容正坐在旁边。婉容气恼地告诉了溥仪,溥仪偏信一辞,训斥了文绣一通。溥仪对文绣的态度如此大的转变,不是没有原因的。当初他关心文绣的学习和长进,并非希望她出人头地成为学问家,而是一种闲散时的消遣。实际上他需要的是俯首贴耳、唯命是听的豢养在御园中的囿鹿。当他发觉文绣许多逾矩越轨的想法后,即生反感之心。因此后妃之争中,他明显地偏袒婉容。文绣吃亏的时候多。

这场婚姻过后,溥仪在天津静园内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受到影响。第二天,他除了照例召见了郑孝胥、胡嗣瑗、陈宝琛这些前清的遗老遗少外,还与一个侍从打了两场网球——溥仪喜欢高尔夫和网球,寄居天津还在静园修建了一个小型高尔夫和网球场,两者当中又尤其热衷网球。但在多年后,溥仪再回首这段婚姻时,也有自己的反思,他认为婚姻失败的原因在于“我的兴趣除了复辟,还是复辟”,事实上,天津的静园成了溥仪复辟梦想的策源地。

溥仪出宫探亲或游园,照理应该把皇后、皇妃同时带在身边,但这种出风头的事,多数落在婉容头上,文绣则被凉在一边。1925年之后的几年,在天津,婉容和文绣的疙瘩愈结愈紧,几乎发展到水火不容的地步。溥仪下榻在张彪的私人花园中的一幢三层楼的小洋房里,他跟婉容住在二楼,而把文绣抛在楼下。溥仪厚此薄彼不言而喻。

而婚后的文绣也十分悲凉。他虽然拿到5.5万元的赡养费,但支付过律师费,开销了出走进住过的高档宾馆房费,以有酬谢了帮过忙的亲友人情,回到北平后,手中只余2.6万元。此后,为求生计,她做过小学老师,糊过纸盒,摆过烟摊,甚至还到工地当过担泥运砖的小工。1947年,文绣曾在《华北日报》当过校对,后与报社社长的表弟、时任北平行营长官李宗仁部下少校军需官刘振东结婚。1949年后,刘振东被管制了两年,而后成为一名清洁工人,家境贫寒,而文绣也于1953年9月因心梗死于家中。

雍容华贵的文绣

一个农历除夕的晚上,溥仪与婉容在寝宫嬉戏,这时,有太监奏报淑妃用剪刀捅自己的小腹,溥仪生气地说:她惯用这伎俩吓唬人。谁也不要理她!如果说以前他待文绣只是感情上的差异,这时他对文绣已是恩断情绝了。

哀苑鹿之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