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李卫公医鹤

很早以前,有个好心肠的人叫李卫公。李卫公经常四处游山玩水,帮助他人。
一天,李卫公在嵩山上游玩,碰到了一只白鹤。这只白鹤长得异常美丽,羽毛光洁,不同一般,但是却受了伤,伤口还在滴血。
白鹤见了李卫公,呻吟着求助,她说:我是鸟中的神仙,在山里歇息的时候不幸被樵夫砍伤了脚。如果用人的血涂在我脚上面的伤口上,那我的伤口马上就能够恢复痊愈了。
李卫公听白鹤这么一说,马上就毫不犹豫地把衣襟解开,露出了胳膊,拿起刀,准备将自己的血刺一点出来,为白鹤仙疗伤。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白鹤却说到:我的伤口只有真正的人的血才能够医好。但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人是非常少的,你也不是真正的人,所以,你的血对于我来说是没有用的。你从我的眼睛上面拔掉一根眼睫毛,动身到都城里面去寻找真正的人。只要用我的眼睫毛遮住你的眼睛看一下人,就可以知道谁是真正的人了。你一定要帮我找到,然后向他要来一点血,我的伤就可以好了
李卫公听了这一番话,便从仙鹤的眼睛上面拔下一根眼睫毛,遵照她的嘱咐,向都城走去。走到半路,他想起仙鹤说自己不是真正的人,将信将疑。就取出一面铜镜,用白鹤的睫毛遮住自己的眼睛,一照,吓了一跳。镜子里面出现的竟然是一个马头人身的怪物。他不由得十分沮丧。但是,为了自己的承诺,也为了救命,他只好继续前行。
一路上,他不停地拿出白鹤的眼睫毛遮住自己的眼睛,观察行人,想早点为仙鹤找到真正的人以便医好她的病。但是,他很快就惊奇地发现,他所遇到的人,居然都和他自己一样,是动物头人身子的怪物。他们的头,不尽相同,有的是狗,有的是猪,还有的也是马。他的沮丧减少了,但是惊诧却在增长。
走了好久,还是没有找到真正的人,这使他又害怕,又失望。他惦记着白鹤的伤势,不禁非常担心。
正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一个老农夫骑着毛驴走了过来。李卫公抱着希望看了一看。这次没有让他失望,原来这个老大爷是一个真正的人!真是喜出望外。他马上迎了上去,把老农夫拦住,然后,将病鹤的故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还请求他的帮助。
老农夫听罢,二话没说,就从毛驴上面跳了下来。马上挽起袖子,伸出手臂,让李卫公刺破皮肤,取走了自己的一些血。
李卫公取得了真正的人血,急忙回到嵩山,找到奄奄一息的白鹤,把血为白鹤的伤口涂上,白鹤的伤口当时就愈合了。
白鹤对李卫公说:你能急人所难,救死扶伤,不辜负弱者和陌生人的信任,你已经变成一个真正的人了!说完,拍了拍翅膀,飞上了碧霄,不久便无影无踪了。
李卫公听了这番话,很是惊喜,赶紧又将镜子拿了出来,这次隔了仙鹤的眼睫毛看自己的影象,果然是自己的人形,而不再是马头人身的怪物了。他真的脱胎换骨,成为一个
真正的人了!
看来,只要乐于帮助别人,把别人的利益放在自己的利益之前,同情弱者,关注他人,才能成为真正的人。

摘要: 第三十四章
镜子上的神秘符号一个惊天的大秘密镜子上若隐若现的符号,难道23号的传说是真的?那么我是不是该让杜一航知道?唔好累我全身放松地泡在被我刷了好几遍的浴缸里面。今天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把朝阳街2

第三十四章 镜子上的神秘符号

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镜子上若隐若现的符号,

难道……

23号的传说是真的?

那么……

我是不是该让杜一航知道?

唔……好累……我全身放松地泡在被我刷了好几遍的浴缸里面。

今天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把朝阳街23号打扫了一遍,累得我腰酸背痛的!不过……

我躺在浴缸里,冲对面墙上挂着的大镜子里的自己扮了个鬼脸。

以后我真的就要跟杜一航住到这里了吗?那个考官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啊,不想了不想了,我不耐烦地拍了拍水花,不管怎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陈静雅是绝对不会认输的!对!就是这样!

澡差不多洗好了,我关上了水笼头。

“呜……好痛!”

正当我抬头准备拿毛巾把身体擦干时,手撞在了镜子的边缘,被划开了一道口子,血流出来溅在了镜子上。

呜呜!好倒霉!我苦着脸,用纸巾临时包扎了一下伤口,然后伸出手指去擦镜子上的血渍,可当我把血渍一抹开,镜面上竟然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符号!

“杜……杜一航!杜一航!!”我惊叫着冲出了浴室。

在走廊上,我和端着一杯牛奶正喝得开心的杜一航撞了个正着。

“噗――”杜一航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我,嘴里用力一喷!

“唔――”我闭紧眼睛,用手抹了一把全是牛奶的脸,生气地大叫,“你干嘛用牛奶喷我啊!”

“你不怕感冒啊!”杜一航转过了身去。

唔……身上凉凉的……啊!!妈呀!!我!!我这个超级大猪头!!竟然只包着一块大毛巾就出来了!!

“啊啊啊啊!!”我惨叫着冲回了浴室。

“陈静雅,你不会自杀吧?!”杜一航压低的笑声从浴室门传来。

“少啰嗦!不关你的事啦!”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我该说什么……呜呜呜呜……没脸见人了啦!

“对!本来就不关我的事,也许你更希望李明羽和你同住一个屋檐。”

“关李明羽什么事!”我顶着火烧一样的红脸,再次打开了浴室的门。

“哦,你还活着啊,真是勇气可嘉!”杜一航调侃地说。

“说我希望和李明羽住,我看是你自己希望和沐梓春住吧!”脑海里浮现出那天“一对壁人”的场面让我心中的火焰又呼哧呼哧往外蹿。

“怎么,记性这么差?我记得早两天一个人还神情款款地送了红色PK条,现在就不认账了?”

“是啊,因为李明羽他人那么好当然值得了,”我满意地看着杜一航的脸色越来越沉,“所以你放心我只会送给他表示感谢,你做梦吧!”

“感谢?!你说你对李明羽表示感谢?”

“对啊!怎么了?”这家伙最近到底怎么了?怪怪的!

“呵呵……呵呵……”杜一航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微微扯开嘴角浮出淡淡的一个笑容,然后越来越开心。

“喂!杜一航,你笑什么……哦……”我气恼地捶起拳头,却不小心碰到了伤口,轻呼出声。

“你的手怎么了?怎么会出血?”杜一航拉起我受伤的手。

啊,对了!镜子!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二话没说,拽着杜一航就冲进了浴室。

“你看!镜子上那些符号好奇怪!我刚进来的时候都没有,是沾上血渍后显现出来的!”

“……”

杜一航站在镜子面前,皱着眉头仔细地看了看,过了一会还伸出手指在那些符号上抹了抹。

“嗯……而且这些符号大概是经过处理的,或许只有遇到血迹才会发生化学反应显现出来。”杜一航神神秘秘地说。

我困惑地看了看杜一航,又看了看镜子上的那些符号。

对了,白凝校长告诉过我,朝阳街23号里有一笔宝藏,这些符号会不会和这些宝藏有关……

“说不定跟宝藏有关……”

“啊……”他也知道宝藏?!

“咦?静雅妹妹,你发什么呆啊?该不会你真的相信有宝藏吧?我去看球赛去了!“杜一航一边说着一边离开了浴室。

留下了还在思考宝藏的我……

回到房间,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这里真的有宝藏吗?……既然是白凝校长说的,她应该不会骗我吧……那些符号和宝藏有关吗?如果说真的和宝藏有关的话,说不定我马上就能找到那笔宝藏,凤阳就会因此而输得落花流水,那我就能……

白凝校长冲我赞许地笑——

静雅!你是我们永远的育德之花!我代表所有育德的学生和老师把这束花献给你,向你表示无尽的谢意!

育德的学生冲我崇拜地笑——

啊……静雅!你永远都是我的偶像!我们要一辈子追随你!

苏倩、高萌冲我得意地笑——

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情,能比做静雅你的姐妹更有面子、更幸福的了!

杜一航会气馁地说——

静雅!没想到你这么聪明,又勇敢!比我强太多了!我以前真是错看你了!实在是惭愧啊!

凤阳的学生会惋惜地说——

没想到我们那么崇拜的杜一航还是敌不过育德的陈静雅啊!她真的好厉害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