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师擅自撤离衡阳机场失守,泣血雁城

接上篇:泣血雁城:日军发起第三次总攻 衡阳告急方先觉接受谈判

接上篇:泣血雁城:士兵苦战二十余天显疲惫 日军谋划第三次总攻

接上篇:泣血雁城:日本制定进攻代号 欲一洗长沙三败的奇耻大辱

重庆,蒋介石官邸。接到方先觉最后一电后,蒋介石悲痛不已,不停地祷告:“只有上帝能拯救我英勇的第十军官兵。”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悲痛之切,实为前所未有也。”

东京,因衡阳战事久拖不决,首相东条英机被迫下野后,小矶国昭接任首相职位。七月二十八日,新组建的小矶国昭内阁举行第一次内阁会议。首相小矶国昭在会上专门提到了“卜号作战。”

方先觉等人站在石鼓山上,身旁是孙鸣山参谋长等人,方先觉向远外眺望,望着城西连片的稻田,沟壑,面色有些凝重,虽说敌人的进攻重点放在城南,可万一敌在城南进攻受挫后,派小股部队从城西偷袭,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对城西绝不能掉以轻心。“宫副官。”“到”“你率特务营把城西的沟渠、水塘、水田要全部挖通,连成一片,要让敌在泥塘中寸步难行,让他彻底打消从城西偷袭的念头。”“是”宫副官匆匆而去。

不久,蒋介石向全国发布通电:览电肃然,至深悲痛,其慷慨就义,视死如归,可谓壮烈极矣,现方军长本人虽生死未卜,而其生平不屈之志,实为全国同胞所深信,我第十军全体官兵对于此役,不仅发挥我革命军人以一当十,以百当千的精神,亦且实践作战至最后一兵,最后一弹之训条,询无愧于为我总理之三民主义之信徒,与革命军人以身殉国之楷模,足重我之存仁取义,千秋万世之光辉……。我全国官兵应以第十军此次在衡阳壮烈牺牲为模范,共誓必死之决心,益励奋斗之精神,同仇敌忾,为已死同胞复仇,为国家民族雪耻,有我无敌,前仆后继,以达成神圣之天职,而争取抗战最后之胜利。

“诸位皆知道,支那战场是大东亚圣战的关键。‘卜号作战’又是支那战场的关键,而攻克衡州,则是‘卜号作战’的关键,我弄不明白:几十万大军攻击一个多月却拿不下一个小小衡州?况且防守衡州的,仅仅是残缺不全的支那第十军,一个不满员的军,有谁能告诉我吗?”

方军长至所以把这个任务交给特务营,是因为他明白工兵营在协助预10师构筑阵地,根本腾不出手来。

整个重庆陷入悲痛之中。

参谋总长梅津美治朗站了起来:“我估计横山勇的策略是意在吸引支那军主力来衡州,以一举歼灭之。”

“孙参谋长,你要给周庆祥交待清楚,凡稻田间唯一可以通行的小路,一定要设置暗堡严密封锁,一只蚊子都不许飞过来。”“放心吧,军长,我这就去办。”

蒋介石召见军统局长戴笠,命他设法拯救方先觉。

“梅津君,我不管横山勇是怎么想的,如果不尽快打通大陆交通线,我几十万在热带丛林中作战的天皇御盾就只能光着屁股,挥舞木棒同美国海军陆战队作战了!你告诉横山勇,如果八月十日以前不能拿下衡州,他就应该切腹自尽,以向天皇陛下谢罪。”

方先觉这才长舒一口气,带着随从驱车向湘桂铁路湖湘大铁桥附近驶去。

衡阳。方先觉等军师长被关入城外一座天主教堂内。第十军其余官兵,在敌武装监视下,抬着伤员向城外散去。趁着混乱之际,唐娜与宫达军在铁炉门附近汇合,躲在一间民房内商量对策。

日军第十一军司令部。横山勇看着大本营发来的命令,不由得浑身打个颤抖。他对自己的对手已经产生了敬畏之情。在第三次长沙会战时,日军第十一军与第十军交过手,那一次眼见打进了长沙城,却被对方硬生生顶了回来,并不得不踏上转进之路,从那时起,第十一军就对自己的这个老对手有了深刻印象。

站在铁桥上,抚摸着巨大的钢梁,方先觉心里有些感慨,这座耗费了百姓多少人力、物力的铁桥,将在一声巨响之后,不复存在,实在有些于心不忍啊。此时,工兵营长陆伯皋正在指挥人安放炸药,见军长来了,连忙跑过来行军礼。“军座,有陆伯皋在,难道您还不放心吗?”“不是这个意思,这座桥不久将从地图上抹去,国家耗费两亿修的大桥就这样消失了,可惜啊,所以,我想再看它一眼跟它道个别。”这时,站在一旁的唐娜根据炸药安放的位置看出些端倪,“军长,这种位置爆破,只能炸毁桥桁,但却无法伤及桥墩,如桥墩保留,恐为敌日后抢修大桥所用。”“陆营长,这是怎么回事。”“军长,如果彻底毁掉大桥,实在可惜。小鬼子终有一天要滚出中国。如果只炸断桥桁,保留桥墩,将来我修复大桥,可省不少力气。敌在我城中炮火控制下,短期内无法修复使用。他也就断了这个念头,请军长明鉴。”陆伯皋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方军长望了一眼唐娜,唐娜点点头“好吧,你抓紧实行吧。”

“停战也是无奈的选择,我们不能怪军长,总不能眼看着7000伤兵惨遭屠戮吧。”唐娜眼圈有些红。

此次打衡阳,他是作了充分的准备的,无论是兵力还是火力,均数倍于对方。此次攻击长沙时,面临的是支那军王牌第四军,他吸取了以往的教训,专门抽出工兵修路,使得重火器能够及时投入战场,并采取大迂回战略,部队越过湘江,直插岳麓山,结果仅仅一天,就拿下长沙城。第四军丢盔卸甲,几乎被全歼。皇军的缴获令人咂舌。计有重炮12门,100毫米榴弹炮8门,野山炮25门,速射炮4门,迫击炮18门,重机枪32挺,轻机枪89挺,掷弹筒60支。第四军满员齐备,号称统帅部战略机动部队,不过如此,而第十军,在常德战役中损失惨重,来不及补充,以他的估计,三天内拿下衡州,应该不成问题,没想到,几十万大军打了一个多月却不过前进了几百米,衡州城仍然可望不可及。而通过围攻衡州,聚歼支那军主力的战役目标也未达成,白白牺牲了数万皇军的性命,真是个令人敬畏的对手。

方先觉正欲准备离开,一参谋骑马疾驰而来,赶到跟前,利索地跳下马来:“报告,孙参谋长让我前来报告,军指挥所已搬至玉桂岭湘桂铁路局院内,等候您进一步命令。”“好,我们到新的指挥所去看看去。”一行人又驱车向城内驶去。路上,方先觉对驻守衡阳机场的饶少伟暂编54师那边有些不放心,于是他停下车,等那位骑马的参谋赶上来,“李参谋,你去机场那边看看,我总觉得那边有些不对头。告诉饶少伟师长,一定要赶在日军攻上来之前,将机场彻底破坏,以免为敌所用。”“是”李参谋长骑马向机场方向疾驰而去。

“算了,不讲这些了,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宫达军问道。

他必须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否则,到时候切腹事小,丢了面子事大。想到这里,他把参谋长中山贞武少将叫了进来。“参谋长,大本营命令,八月十日前拿下衡阳,否则你我必须切腹谢罪。你看以目前的情形,我军能否如期达成目标。”

方先觉一行来到了位于玉桂岭湘桂铁路局防空洞的军指挥所,此时参谋长孙鸣玉等人早已已等候在里面。军指挥部已布置完毕,墙上挂着敌我态势图,沙盘也已准备妥当,作战参谋进进出出传达着各项指令,桌上几部电话响个不停,大战将临,气氛紧张。“说说情况吧。”还来不及坐下,方先觉就迫不及待地来到了作战地图前,孙鸣玉参谋长拿起指挥棍在地图上解说着:“城东:68师团57旅已推进至石鼓山一线;城南:68师团58旅团已占领黄荣岭――欧家町――托里坑一线。”

“我已接到命令,要我设法救出方军长,然后向重庆方向转移。”

中山贞武皱了下眉头:“自从第二次总攻失利后,我们已从后方补充了大量的兵员和武器装备,而部队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也部分恢复了战斗力,第三次总攻拿下衡阳是有把握的,只是……”

城西南:116师团主力已占领托里坑至马王庙一线。

“敌重兵防护,恐怕没那么容易。再加上到处都有敌游动哨,如何脱身。”

“说下去。”横山勇习惯地抱起双臂。

城西:68师团一部切断衡宝公路,占领马王庙――胡沟――三里亭一线。

“忘了告诉你,我们在草河岸边埋有日军服装和几只内胎,草河对岸敌兵力稀薄,可从那个方向渗透出去。”

“支那第十军的战斗力的确非同一般。第十军军长方先觉有着钢铁般的意志,他的士兵在他的熏陶下,战斗意志非常旺盛,我军突破一处阵地,往往并不是敌军溃退的结果,而是因为阵地上的士兵全部战死,且敌训练有素,左、右翼部队会立即用火力封锁缺口,以阻止我后续部队的增援,敌预备队会立即发动逆袭,夺回阵地,所以每一处阵地都要经过反复争夺,导致我军损失惨重。不象其他支那部队,只要一处阵地被突破,整个战线即会动摇,所以,在这方面,支那第十军堪称楷模。

城北:独立步兵第5旅团在三里亭――辖神渡――演武坪――石鼓山一线展开。

“我明白了,好,就这样干。”

不过经过一个多月的进攻,虽然我军损失惨重,想必第十军也好不到那去。只是八月十日前拿下衡阳并无十足把握,且我方须做好再牺牲1万人的准备。”

“我炮兵营在什么位置,什么时候赶回衡阳。”

于是,趁着天黑,一行十余人悄悄向草河岸边摸去。不一会儿,唐娜他们装扮成日军巡逻队的模样,向天主教堂方向走去。

横山勇不禁皱起了眉头,只要能在八月十日前拿下衡阳,他并不在乎再多牺牲1万人,可是万一拿不下来,剖腹事小,失面子事大。想到这里,他试探性地问自己的参谋长:“还有没有其他办法想,孙子兵法说,攻心为上,攻城为下,打到这个时候,说不定敌人在意志上也有些动摇,如果说服他们放弃抵抗,则一举两得,既可按期拿下衡阳,又可减少我方伤亡。”

“由于在路经广西桂林途中,炮兵第一旅趁火打劫,想吃掉我炮兵营,幸好张营长神通广大,将该营经过直接电报蒋委员长请示。委员长复电,该营即刻归建,参加衡阳之战。张营长这才得以脱身,匆匆上火车日夜兼程,现已抵达距离衡阳三十余里的三塘站,虽然附近已有一小股敌人活动,张营长决心不顾一切冲进城来。”

路上,见有两个通讯兵模样的鬼子在架线,唐娜手一挥,手下两把匕首刺入这两个鬼子的心脏,俩人悄无声息的倒下了。唐娜命人带上电话机。

中山贞武眼睛亮了一下:“我认为值得一试。”

“好,好,如果我中国军人都有这等组织和气概,何愁鬼子不灭。”方先觉眼睛有些潮湿。“宫副官。”“到。”“你率特务营到三塘站,要不惜一切代价把炮兵营接进城内。”“是。”宫副官匆匆离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