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调查揭开古代大月氏的神秘面纱,中乌联合考古取得重要进展

图片 1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6年09月27日07版)
 

西北大学校长郭立宏介绍,该校将考古研究拓展至中亚地区,开拓了丝绸之路国际考古的新境界,2009年至2013年先后三次深入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考察遗存,是中国考古学家首次组队进入中亚开展考古工作。

  寻找月氏的“凿空”之旅

 

“我们在寻找大月氏。”王建新说,“我们随着古代月氏人的古迹,进入中亚进行考古调查。”

  公元前138年,汉武帝为根治匈奴大患,决心联络西方的大月氏等国夹击匈奴,彻底将其打败。“大月氏西迁之后,虽然中国史书有记载,但具体在哪儿没人知道。”
王建新说,汉朝使节张骞受命出使西域,准备联合月氏,东西夹击匈奴。张骞一生两次出使西域,途中被匈奴俘获扣留10余年,历时30年才最终到达大月氏。张骞曲折的出使之路被称为“凿空”之行,最终开辟了一条横贯东西、绵延千年的丝绸之路。此后,西汉的先进技术传到西域,西域独特的文化、作物也被引入西汉,为我国同中亚、西亚各国的经济文化往来奠定了基础。

 

西北大学考古专家王建新的团队为寻找和确认古代月氏考古学遗存,持续开展考古调查和发掘研究。

  我国古代典籍中很早就有月氏人的记载,一般认为月氏人属于印欧种,它的故乡是黑海与里海之间的北部草原。大约从公元前4世纪起,印欧种人开始不断向南、向西和向东迁徙。据《史记·大宛列传》记载,“始月氏居敦煌、祁连间。”由此可知,月氏人在我国古代的原居地应该在敦煌和祁连山之间的河西走廊。为进一步寻找和确认月氏的考古学文化遗存,王建新带领的学术团队从2000年开始,通过从甘肃到新疆持续16年的考古调查、发掘与研究,初步确认,古代月氏在中国境内的原居地并非在河西走廊西部,而是在以新疆巴里坤县为中心的东天山区域。

 

据了解,2009年王建新首次进入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考察。2013年12月,中国西北大学与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在撒马尔罕签署了关于“西天山西端区域古代游牧文化考古调查、发掘与研究”项目的合作协议。

  目前,乌兹别克斯坦苏尔汉河流域及周边山地的考古调查和已有考古发掘资料也表明,公元前1世纪,在阿姆河以北的苏尔汉河两岸分布着一批古代城址为代表的农耕文化,应属早期贵霜文化;而在苏尔汉河流域周边的山前地带,分布着同时期的游牧文化遗存,这些遗存可能与古代月氏有关。“也就是说,大家普遍认为的古代世界四大帝国(汉朝、贵霜、安息、罗马)之一的贵霜帝国,就是由大月氏西迁中亚后建立的观点是错误的。”王建新说,大月氏人是游牧人群,贵霜人却是农业人群。贵霜王朝建立于公元1世纪50年代左右,而公元1世纪早期的贵霜早已存在于苏尔汉河流域,他们一直在耕作,建立城邦国家。大月氏不但没有统一贵霜,反而很有可能最后是被贵霜王朝消灭的。研究团队目前正努力理清楚哪些文化遗存是贵霜的,哪些是月氏的。

  一是在乌兹别克斯坦苏尔汉河流域及周边山地的考古调查和已有考古发掘资料表明,公元前1世纪,在阿姆河以北的苏尔汉河两岸分布的一批古代城址为代表的农耕文化,应属早期贵霜文化。在苏尔汉河流域周边的山前地带,分布有同时期的古代游牧文化遗存,这些遗存可能与古代月氏有关。

“因此,贵霜帝国是古代月氏人建立的传统观点,难以得到考古学的证据支撑。”王建新认为。

图片 1

 

经过多年调查、发掘和研究,在乌兹别克斯坦苏尔汉河流域及周边山地的考古调查和已有考古发掘资料表明,公元前1世纪,在阿姆河以北的苏尔汉河两岸分布的一批古代城址为代表的农耕文化,应属早期贵霜文化,与其后的贵霜帝国文化关系密切。在苏尔汉河周边的山前地带,分布有同时期的古代游牧文化遗存,这些遗存可能与古代月氏有关。

  “传统观点认为,贵霜帝国是古代大月氏人建立的,但目前的考古调查和发掘资料表明,大月氏不但没有统一贵霜,反而很有可能是被贵霜王朝消灭的……”日前,在陕西西安召开的“‘一带一路’共同的记忆和共赢的发展”国际研讨会上,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考古学家联合发布了最新的丝绸之路历史文化遗址考古成果。西北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考古学家王建新的一席话,激起了大家的好奇:贵霜帝国在哪儿,大月氏人又是谁,历史上的张骞为什么要千里迢迢地去西域寻找大月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