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我国能源发展的六大趋势,我国能源体系全方位转型

图片 1

十三五”期间,在国际经济缓慢复苏和国内经济新常态条件下,我国能源发展的内外部环境呈现出新特点。

“十三五”期间,在国际经济缓慢复苏和国内经济新常态条件下,我国能源发展的内外部环境呈现出新特点。大体上,可以概括为“国内三大转变”,即能源发展的硬约束从经济增长向生态环保转变、能源需求增长从工业为主向民用为主转变、终端用能从一次能源向二次能源转变;“国际三大转变”,即世界能源供求关系从偏紧向偏松转变、全球能源增长点从页岩油气向可再生能源转变、国际能源分布流向从西向东转变。

我国当前能源发展主要矛盾是以化石能源为主的能源体系及其粗放式发展与经济高质量发展要求的不协调问题,需要转变能源发展方式,转换增长动力,提高能源服务质量,满足人民对绿水青山的美好需要。我国能源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能源生产与消费革命,处于加速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体系的战略转型期。

能源;发展;六大;国际能源;可再生能源

能源发展的硬约束从经济增长向生态环保转变

11月26日,国网能源研究院成果发布暨能源转型发展研讨会在京召开,会上发布了《中国能源电力发展展望》,立足于能源中长期发展方向、发展方式、发展动力、战略步骤深刻调整的新格局,研判了中国能源电力到2050年的转型发展趋势。

图片 1

在工业化的进程中,我国始终将解决能源瓶颈作为首要问题。目前,能源对经济发展的制约得到有效缓解,能源结构也将随经济结构的调整而调整。展望未来,能源发展的主要目标从支撑经济增长向生态环境友好转变。主要矛盾不再是能源总量的增长,而是能源的质量和可持续问题。

党的十九大提出了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目标,中国能源发展战略方向已然明朗,能源革命正在加速推进。

“十三五”期间,在国际经济缓慢复苏和国内经济新常态条件下,我国能源发展的内外部环境呈现出新特点。大体上,可以概括为“国内三大转变”,即能源发展的硬约束从经济增长向生态环保转变、能源需求增长从工业为主向民用为主转变、终端用能从一次能源向二次能源转变;“国际三大转变”,即世界能源供求关系从偏紧向偏松转变、全球能源增长点从页岩油气向可再生能源转变、国际能源分布流向从西向东转变。

一方面,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增长方式将告别依靠大量能源资源投入的时代,进而转向追求经济质量和效益。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必然降低能源弹性系数,能源将不再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硬约束。另一方面,经济和能源发展的外部性影响开始显现,在某些领域和地区十分严峻。应对气候变化、治理雾霾等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问题。按照政府承诺,我国2030年碳排放将达到峰值并尽可能提前,单位GDP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对PM10和PM2.5的治理目标也将在《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2017年目标基础上加大力度,力争到2030年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等三大重点区域达到优良水平。而这些目标实现的关键在于对能源进行大踏步地、彻底地改造。

清洁低碳方面,我国能源利用带来的资源环境压力依然巨大。我国提出要持续实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打赢蓝天保卫战。《展望》中提到,到2020年,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下降到58%以下,电煤占煤炭消费量比重提高到55%,天然气消费比重提高到10%左右。

能源发展的硬约束从经济增长向生态环保转变

能源需求增长从工业为主向民用为主转变

我国承诺将在2030年左右实现碳排放达峰,2020年、2030年单位GDP碳排放比2005年分别下降40%~45%、60%~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在2020年、2030年、2050年分别达到15%、20%、50%左右。

在工业化的进程中,我国始终将解决能源瓶颈作为首要问题。目前,能源对经济发展的制约得到有效缓解,能源结构也将随经济结构的调整而调整。展望未来,能源发展的主要目标从支撑经济增长向生态环境友好转变。主要矛盾不再是能源总量的增长,而是能源的质量和可持续问题。

从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的角度看,中国工业化已经进入中后期,而城镇化则进入中期阶段。虽然按城镇人口计算,城镇化率已达到55%,但城镇基础设施和居民生活水平还有巨大差距。这意味着,未来对能源的需求将从工业用能为主向居民用能为主转变。一是居民家庭汽车用能。我国正进入汽车社会,2014年私家车保有量突破1亿辆,尽管未来增速将有所减缓,但未来5年将超过2亿辆。二是城乡家庭电气化进程加快。我国工业和大城市家庭已经基本实现电气化,但中小城镇和广大农村还有显著差距,未来发展空间很大。三是南方冬季供暖需求强劲。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南方冬季供暖作为民心工程也将摆上议事日程。供暖能耗占家庭居住能源消费的一半左右,势必大幅增加城乡居民用能。当前,工业用能的增速势头减缓,而城乡居民用能和第三产业用能旺盛,虽然两者总量还不及工业,但未来将成为新增能源消费需求的主要贡献者。

安全高效方面,我国能耗水平仍然偏高。《展望》中提到,我国设立了2020年单位GDP能耗将比2015年下降15%、2030年达到世界平均水平、2050年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节能目标,2020年、2030年能源消费总量分别控制在50亿吨、60亿吨标准煤以内,2050年实现能源消费总量基本稳定。能源安全是关系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根本利益的全局性、战略性问题。我国提出2020年能源自给能力保持在80%以上,2030年能源自给能力保持在较高水平的目标。

一方面,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增长方式将告别依靠大量能源资源投入的时代,进而转向追求经济质量和效益。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必然降低能源弹性系数,能源将不再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硬约束。另一方面,经济和能源发展的外部性影响开始显现,在某些领域和地区十分严峻。应对气候变化、治理雾霾等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问题。按照政府承诺,我国2030年碳排放将达到峰值并尽可能提前,单位GDP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对PM10和PM2.5的治理目标也将在《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2017年目标基础上加大力度,力争到2030年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等三大重点区域达到优良水平。而这些目标实现的关键在于对能源进行大踏步地、彻底地改造。

一次能源向二次能源转变

我国经济发展方式将转变,推动能源发展从总量扩张转向提质增效。我国未来经济发展将更多依靠资源高效利用、技术和制度创新驱动,对于能源的依赖程度逐步降低,经济增长与能源增长脱钩。此外,我国摆脱长期以来的能源供应紧张格局,能源发展正进入从总量扩张向提质增效转变的全新阶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